首 页  机构简介  社科动态  决策咨询  学会工作  社科普及  徐州高校  社科研究  社科评奖  办事指南  淮海文汇  学术文摘
 
站内搜索  
便民服务  
友情链接 更多>>
徐州亿网
社科研究
共识、收益、能力与支持: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制约因素新解
时间:2018-01-08 来源:本站

 江苏省社科界第十一届学术大会苏北区域学术专场征文

 

共识、收益、能力与支持: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制约因素新解[1]

 

[摘 要]乡村教师专业发展能否取得预期的成效,受多种因素的制约,包括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共识、实际收益、能力状态以及外界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支持。这些因素的交叉与组合展现了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可能面临的复杂情境,推动者可以依据基本的情境思考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具体路径。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应首先关注乡村教师的内部状态,注重形成与维持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共识,重视乡村教师专业发展过程中的实际收益,关注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能力,在此基础上,加大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支持力度,并提升支持的精准性。

 [关键词]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内在动机;实际收益

 

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薄弱环节和短板在乡村,发展乡村教育,教师是关键,必须把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1]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是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重中之重,是提高乡村教育质量,全面实现教育现代化的基础。

乡村教师专业发展能否取得成效,受多种因素的制约,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影响因素的分析,如自身定位不清、评价机制不合理、政府资金投入不足、人事制度改革不完善、乡村教师工资低、乡村教师培训效果不佳等,看到了内、外因素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影响,但这些表层现象的描述不足以反映影响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实质性内容。本质上,如果专业发展是乡村教师主动发起或是大多数乡村教师的自主行为,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外部支持能否满足乡村教师发展的实际需求,无疑是影响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关键因素。如果专业发展是外在团体提出或是外界施加给乡村教师必然完成的一种变革,那么乡村教师对这一变革的共识,在发展中所收获的实际收益,以及自身是否有能力完成这一变革,就成为影响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关键因素。显然,我们当前所提出和讨论以及极力推动的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属于后者。

目前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探讨,更多地关注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支持体系,反而忽视了乡村教师自身对专业发展的认同、共识、需求,以及乡村教师的现有能力与外在设定的专业发展目标的差距。通常来说,外在设定的教师专业发展的目标以及实施的各种推动教师专业发展的举措,可视为外部因素,如果希望成功地取得预期的成效,就必须形成和维持乡村教师的积极参与和合作,必须使乡村教师认为有理由如此去做。换言之,乡村教师必须愿意去提升自身的专业水平,与外界提出的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形成共识。乡村教师除了形成共识,有了主动发展的动机以外,其自身的实际收益和本身具备的能力也是影响专业发展的不可缺少的因素。因此,作为行为主体的乡村教师是决定教师专业发展目标能否达成,以及外部支持系统能否取得成效的最为重要的因素。乡村教师形成专业发展的共识、专业发展的实际收益和自身具备的能力,连同外界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支持,这些因素共同建构了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应当关注的重要内容。与此同时,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影响因素具体情形的分析,有助于理解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现实困境,可以从这些因素的具体情形中探索出提升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路径。

一、共识: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心理基础

教师专业发展是指教师在整个专业生涯中,通过不断的培训和学习,从而增加其专业知识,提高专业素养和教学技能,成为一名合格且专业的教育人员。[2]教师专业发展实质上是终身发展理念在教师职业领域的一种体现,推动其发展的心理基础主要是认同这一行动的基本理念,愿意为之付出努力。因此,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理念的提出以及实践,首先需要形成乡村教师的共识,这是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取得预期效果的前提。具体内容是指,根据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现状,引导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理念和行为形成一致的共识。具体地说,可以出现如下情境:其一,乡村教师对所提出的专业发展理念和行为的共识程度高,专业发展动机强。这是最为理想的发展情境,这种情境下,乡村教师能够理解专业发展的理念和要求,对教师专业发展意义与价值的认同度较高,也愿意为自身的专业发展付出最大的努力,高共识和强动机影响下的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容易取得良好的效果;其二,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共识程度高,专业发展动机弱。这种情境下,乡村教师虽然认同专业发展的意义和价值,对自身专业发展所带来的益处有着清晰的认识,但出于某种或某些原因,并未产生积极的发展动机。此种情境下,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有着良好的共识基础,需要通过外界引导和创设环境,逐渐激发乡村教师的发展动机;其三,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共识程度低,专业发展动机强。这种情境下,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要求不太认同,对专业发展的意义和价值的预期不太看好,虽然乡村教师自我发展动机较强,但与教师专业发展的目标不匹配,这样的情境需要更多的宣传和耐心的解释;其四,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共识程度低,专业发展动机弱。这是当前乡村教师发展面临的现实困境,也是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研究的主要情境,即乡村教师对自身专业发展并无太多要求,对自身专业发展的前景和结果也没有较高的期待,乡村教师主动发展的动机较弱,这种情形下的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很难取得预期的效果。此种情境,需要给乡村教师寻求专业发展的一个好的理由,使乡村教师有理由去说服自己开展专业发展的某种活动。

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理念和行为的共识程度以及发展动机的强弱,不同的情境会引起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不同结果。事实上,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不同的共识程度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其专业发展的动机,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理念和行为的共识程度高,表明乡村教师在观念上对专业发展是持肯定态度的,无论出于自身素质提升或是出于追求外在福利待遇的提高为目的的专业发展,都会增强乡村教师主动发展的动机。从这个层面上理解共识与动机的关系,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共识程度是影响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最为关键的因素。

现实中,乡村教师主观认识上的差异,客观上造成了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共识上的偏差。同时,由于乡村教师主体的多样性,也很难确保乡村教师能够同步理解专业发展的理念和行为。上述对不同共识程度具体情境的分析,可以看出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理念与行为共识程度的重要性。使主体对一项举措或某种要求形成共识,最坏的理由是基于外在发展目标或是树立提出者形象,最好的理由是有助于解决一个公认的和真正的问题,或是能够促进人们能力的提高。因此,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理念的宣传和思想引导很有必要,使乡村教师真正认识到专业发展的意义和价值,使其有充分的理由如此去做,在对教师专业发展形成共识的过程中,增强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主动性。

二、收益: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行为动力

对专业发展的共识是乡村教师行动的条件,或者说是乡村教师开展专业发展相关活动的动机表现。与共识相关并构成主体行动的动机的另一要素是利益,甚至可以说,利益是形成共识的重要条件之一并与共识共同构成主体行动的动机要素。[3]换句话说,乡村教师之所以认同教师专业发展的理念以及参与教师专业发展的各种活动,除了对教师专业发展形成共识以外,是否从中获益是影响乡村教师专业发展能否取得预期效果的另一关键要素。具体内容是指,乡村教师主动寻求发展和积极参加专业发展活动,要满足乡村教师从事专业发展活动后所预期的实际收益。

从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实际受益的群体来看,主要包括乡村学校的学生、乡村教师本人、乡村学校及地方教育管理部门,如得益于乡村教师的专业发展,乡村学生可以接受较高质量的教育,乡村教师本人获得能力的提升或是增加了评奖机会和获奖的可能性,乡村学校提升了教师队伍的整体实力,地方教育管理部门离教育现代化的指标又有所接近,等等。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多元受益群体中,应保证乡村教师个人收益和他人收益的相对平衡,否则会降低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动机,或不能形成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良好环境。将上述受益群体大致分为乡村教师的个人收益和他人收益,分析不同收益群体获得收益的具体情形,存在如下情形。其一,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同时增加了教师的个人收益和他人收益。在这种情形下,多个受益群体都获得了或多或少的收益,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整体氛围良好,有助于更富有效率的推进。其二,没有增加教师个人和他人收益。这种情形要求设计者重新思考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目标和过程,否则,将劳民伤财并直接导致这一行动遭遇怀疑和阻抗。其三,增加了他人收益,而没有增加乡村教师个人收益。这样的情形就需要平衡他人收益与乡村教师的个人收益,容易形成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外在推动力强劲而乡村教师个人斗志不强的局面。其四,增加了乡村教师个人收益,而没有增加他人收益。这样的情形不利于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支持条件的创设,如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推动了教师个人能力与素质的提升,也使其有了更大的发展机会,“留不住”的现象是这种情形的最为常见的表现。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受益群体的分析可以看出,不同的受益情形会影响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实际行为,以及与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紧密相关的外在支持环境的创设。因此,作为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设计者和推动者,要同时兼顾乡村教师和其他群体在这一行动中均有所收益,毫无疑问,人们有理由拒绝没有收益的活动,追求利益是人们一切活动的基本动机。[4]

从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实际收益的类型来看,有内在收益与外在收益之分,所谓内在收益,是乡村教师在其专业发展过程中能力、素质等方面所发生的正向变化;所谓外在收益,是乡村教师的专业发展结果对其职称评审、评奖、工资绩效、福利等方面所产生的正向积极作用。无论哪种类型的收益,都会作为刺激源激发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动机。然而,要使乡村教师的专业发展能够稳定、持久,则要关注乡村教师实际收益的多少,特别是对于那些已经在自身专业发展中作出努力的乡村教师。一种情形是,乡村教师为其专业发展付出努力而未获得收益,或者所获得的实际收益与其预期有较大差距。这种情形有两种情况,一是不得法,即乡村教师自身努力方向有偏差,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这时需要对其进行专门指导或帮扶,以保持其自主发展的动机;二是不满足需求,即乡村教师的专业发展虽取得一定的效果,但与乡村教师自身预期的收益有一定的差异,这时需要了解其所需求收益的具体类型,适当满足其需求或给予替代性补偿,在不影响公平、公正的前提下,尽量稳定这部分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强动机。另一种情形是,乡村教师为其专业发展付出努力且获得收益。这种情形较为理想,乡村教师有所付出也有所收获,实际利益的获取可以不断增强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自主性,更有助于将自身专业发展内化为自觉与自然行为。

需要说明的是,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客观上无法增进所有相关群体的利益,相反,部分群体的利益有可能受损。同时,为专业发展付出努力的乡村教师,也不可能都从中获得预期的收益。因此,基于关注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实际收益的情况下,应遵循的思路是,在公平的基础上,应尽可能地满足和给予乡村教师所需求的收益,或体现为精神的,或体现为物质的,在此基础上,最大限度地兼顾其他相关受益群体的收益。遵循这样的思路,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才会具有持久的动力和良好的环境氛围,其效果也会更理想。

三、能力: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目标基点

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能力,是乡村教师现有的能力以及在达到教师专业发展要求之前所具备的基础能力。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不利地位使其在专业发展过程中失去了公平的待遇,一是长期以来城乡二元思维导致城市优先的政策没有向处于不利地位的乡村教师倾斜,二是乡村与城镇教师同样的专业标准使乡村教师的专业发展遭遇城镇教师专业发展的挤压。[5]这种有失公平的待遇,致使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能力不足,或与教师专业发展的目标产生巨大差距。长期以来,乡村教师一直面临着专业发展机会少的问题,教师专业发展所涉及的内容,如学历、职称、业务能力、专业素养、科研能力等内隐与外显的能力,乡村教师被看做是弱者。抛开乡村教师专业发展能力不足的历史与现实原因,就谈当前提升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水平,在不清楚乡村教师专业发展能力现状的前提下,要求乡村教师达到这样或是那样的专业发展水平,极易降低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理念与行为的共识程度,也难以吸引乡村教师的主动参与。因此,乡村教师的专业发展,在起始阶段和发展过程中,都需要高度关注乡村教师的能力,关注乡村教师已有能力与教师专业发展要求之间的差距。

现实中,乡村教师的专业发展经常可以看到一种情境:乡村教师认同专业发展的意义与价值,也清楚自身专业发展可能为其带来的实际收益,具备了基本的发展动力,而如何达成教师专业发展所预期的结果,这就涉及到乡村教师能力的问题。具体地说,有如下情形:其一,乡村教师能力强,教师专业发展预期目标适宜。这种情形下,乡村教师主体能力强,教师专业发展的目标可以通过其努力逐步实现,也可以按照计划实施各阶段的任务,这是最为理想的主体能力状态。其二,乡村教师能力强,教师专业发展预期目标偏高。这种情形下,乡村教师也可能通过努力达成专业发展的预期目标,但需要较为昂贵的成本和教师的不懈努力,因而,这种情形除了需要乡村教师的自身努力外,对外界的支持要素要求较高。其三,乡村教师能力弱,教师专业发展预期目标适宜。这种情形下,对教师专业发展预期目标的制定极为重要,所谓适宜,是针对乡村教师现有能力的目标适宜,既高于乡村教师现有能力,又是乡村教师可以通过个人努力达成的。此种情形要花费较多的精力和成本,需要对乡村教师能力现状有较好的把握,并设计行之有效的阶段性目标。其四,乡村教师能力弱,教师专业发展预期目标偏高。这种情形下,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犹如空中楼阁,不大会取得预期的结果。可以看出,针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能力,是可以通过设定适宜的发展目标得以提升并使其最终得到发展的。

实际上,乡村教师专业发展能力的强弱是相对的,关键是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目标相对于乡村教师的现有能力是否适宜,这才是评价乡村教师能力问题的症结所在。然而,当前对教师专业发展的评价与目标,是以一般城镇教师专业发展的标准为基准的,与一般城镇教师专业发展现有的能力相比,乡村教师的专业发展可能更多地被归结为能力弱,教师专业发展预期目标偏高这一情境之下,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是很难达到预期结果的。这里并非说非要再专门制定一个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目标,而是说如何将现有的目标或标准分解为乡村教师可以通过努力能够达到的一个个阶段性目标。即使说,乡村教师专业发展能力弱,在有共识、实际收益的动力基础上,适宜的专业发展目标也可以使其能力逐渐变强。因此,在乡村教师能力视角下去看待乡村教师的专业发展,需要重新审视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目标和标准,最起码,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水平及目标的评价不能简单套用城镇教师专业发展的标准,应根据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能力,规划和设计乡村教师的专业发展。

四、支持: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外部保障

乡村教师专业发展需要主体对这一行动形成共识、从中获取收益,并具备专业发展的能力,这些因素是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主体因素,也是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基础,而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离不开外界的保障和支持,是影响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外部因素。这些外部因素可以有多种类别,包括政策支持、经费支持、人员支持、时间与空间支持、心理支持等。政策支持,即通过制定教师政策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给予制度性保障,这是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支持体系中最根本的策略,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最直接的支持性政策当属2015年国务院颁布的《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为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提供了制度保证;经费支持,是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必要保障,通常以制度或政策中具体条文的形式出现,经费支持也可以获取有助于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资源,如硬件设备、实训设施等;人员支持,是帮助乡村教师提升其专业发展水平的专家团队、教师团队;时间与空间支持,是给予乡村教师更多的时间从事专业发展活动,如深造、参加培训;心理支持,是对乡村教师在专业发展中给予的鼓励、引导、解释等维持其专业发展行为的情感性支持。诸如此类的支持类型构成了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外部支持体系。

对于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支持体系,有两个问题需要考虑,一是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有没有上述类别的外界支持。新出台的《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农村学校及教师培训的经费投入,以及各个层面的鼓励教师提升学历层次、“老带新”、“帮扶”等方面的或外显或内隐的支持手段和方式,表明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是有外界支持的。二是外界所提供的支持是否真正促进乡村教师的专业发展,这就涉及外界支持是否充足和支持性举措的精准性。具体地说,有如下四种情形:一是外界支持力度大,支持的精准性高。这种情境下,乡村教师的专业发展有着强有力的保障,精准性的支持能够解决和应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过程中面临的问题,是一种较为理想的支持状态。二是外界支持力度大,支持的精准性低。这种情形下,虽然存在支持性资源浪费的现象,但也能实现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目标。三是外界支持力度小,支持精准性高。这种情形下,会出现由于外界支持性资源不足而使受益面减少的现象,但精准的外界支持能够达到资源的有效利用,可以保障被支持对象的发展,适合于示范区或小范围实验的情况。四是外界支持力度小,支持精准性低。这种情形下,犹如撒胡椒面儿式的支持,极易出现支持性资源浪费和无效果的现象,是最为糟糕的一种支持方式。上述不同的情境分析中可以看出,外界支持力度的大小是支持体系能否发挥作用的关键,支持的精准性可以提高资源的利用率和效率,在可能的情况下,应关注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支持的精准性问题。

归根结底,外界支持者需要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现实需求有着清楚的把握,如果将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比作一项长期的工程,每一个阶段都需要清楚地了解乡村教师专业发展需要怎样的支持,需要什么给什么,缺什么补什么。从当前的乡村教师的支持体系现状来看,政策支持的力度仍需加强,需要将经费、人员、时空等方面的支持逐步上升到制度层面,与此同时,还需建立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支持效果的反馈机制,以不断增强外界支持的精准性。

五、结语

乡村教师专业发展作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重要内容,应该建立在乡村教师现实状况的基础之上。上述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制约因素和情境的分析,没有包括它们之间的相互影响关系,事实上,它们之间也存在相互制约、相互影响的关系。

一是内在因素与外在因素的相互影响,包括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理念的共识与外界支持、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实际收益与外界支持、乡村教师专业发展能力与外界支持。内在因素与外在因素的不同组合,可以看到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不同情境。如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理念的共识与外界支持,具体可以分为: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共识程度高,外界支持力度大;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共识程度高,外界支持力度小;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共识程度低,外界支持力度大;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共识程度低,外界支持力度小。通过对共识程度与支持力度具体情境的分析,可以针对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不同的共识程度,选择合适的方式予以应对。

二是内在因素与内在因素的相互影响,包括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共识与实际收益、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共识与乡村教师的专业发展能力、乡村教师专业发展中的实际收益与其能力。这里以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共识与实际收益为例,说明内在因素之间的相互影响关系。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共识程度的维持时间,会随着乡村教师获得实际益处的多少或自身专业发展的效果是否显著,而出现不同的情形:一是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理念和行为已形成共识,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成效显著。这种情形下,乡村教师获得了专业发展为其带来的实际益处,先前已有的共识会随之加深,乡村教师专业发展也会逐渐趋于自然,由外在驱使演变为乡村教师的自觉自主行为,或是本由乡村教师内在动力指引下的专业发展,在乡村教师的观念和行为中得到不断的深化。这种情形的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维持时间最久,最能产生积极的效果。二是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理念和行为已形成共识,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成效不显著。这种情形下,乡村教师已形成的对专业发展的共识,很容易因为未收到预期的结果,而降低个人主动发展的动机,如果乡村教师经过较长时间努力而终未获得预期的结果,乡村教师将会进入共识程度低,专业发展动机弱的状态。三是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理念和行为未形成共识,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成效显著。这种情形下,有助于形成或加强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共识,通常以榜样示范作用的情境出现,如积极参与教师专业发展活动的乡村教师,其专业发展成效显著,取得或内或外的实际收益,极易带动其他乡村教师的专业发展活动,使其他乡村教师逐步形成对教师专业发展的共识。四是乡村教师对专业发展的理念和行为未形成共识,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成效不显著。这种情形下,乡村教师缺少专业发展的心理基础,也缺乏专业发展的动力,是阻碍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一大障碍。

在这个框架中,影响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全部要素都可以找到具体的情境,虽然是一种学理性的概括,但可以清晰地展现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所面临的现实困境,可以在具体情境的分析中区分哪些因素是关键的,哪些不利因素是可以通过的具体方式得以消除或缓解的。本文期望通过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制约因素和路径的探讨与归纳,使人们更多地关注乡村教师专业发展过程中应该关注的内容,而不是忽略了乡村教师作为本体性存在的事实。实践中,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可能面临更为复杂的情境,需要创造性地理解乡村教师专业发展过程中的制约因素,然而,在复杂因素的归纳与梳理中,作为行动主体的乡村教师,是首先应该被关注的第一重要因素。

 

[参考文献]

[1]国务院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的通知[Z].201568.

[2]张婷婷,王海燕. 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现状及有效途径[J].2016.5:17-22.

[3]王卓君,许庆豫. 高校改革的制约因素与路径选择[J].教育研究.2013.12:52-58.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M].北京:人们出版社.1956:82.

[5]吴亮奎. 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矛盾、特质及其社会支持体系建构[J].教育发展研究.2015.24:47-52.

 

作者简介:

柴江,男,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盐城师范学院江苏农村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教授、教育学博士,研究方向:农村基础教育、教育学原理。

手机:15161976886;邮箱:chaijiang_1982@sina.com



[1]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教育学一般项目“身份认同视阈下的乡村教师专业成长研究”(课题批准号:BHA170152)的阶段性成果。

机构简介 | 社科动态 | 决策咨询 | 学会工作 | 社科普及 | 徐州高校 | 社科研究 | 社科评奖 | 专家学者 | 淮海文汇 | 学术文摘

苏ICP备11025288号-1 Copyright:徐州市哲学社会科学联会(徐州市社会科学院)
地址:徐州市新城区行政中心东区综合楼A座4层 邮编:221000
电话:0516-80801665 83734431E-mail:xzskl1985@126.com 本站由徐州网站制作行业领跑者徐州亿网技术支持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273号